盛悠然没想过自己会醉得这么厉害。

  不愧是亚洲最顶级的帝国酒店,酒瓶上全是看不懂的外文字,喝了两口就开始一步晃三圈,脚像是踩在棉花上。

  她捂着翻滚的胃,步子踉跄地摸索去了洗手间,以至于没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。

  “慕总,这是您的房间,明天的行程安排已经发给您助理,今晚您……”

  谄媚声还没结束,大门‘啪’的关上。

  迈步走进的英俊男人神色淡淡,黑瞳中明显是对刚才声音的嫌恶。

  他步子很快,一进房间,便将精工缝制的西装外套冷漠的扔到沙发上。

  边解开衬衫袖口,边朝着浴室走……

  盛悠然在马桶前趴了会,难受却又没能成功吐出来。

  还残留的一点清醒告诉她最好立刻想办法解酒,一定不要让谢皓君看到她这副醉酒的样子。

  这房间价格不菲,他一定是打算给她一个完美的订婚夜晚。

  盛悠然头昏脑涨的起身准备推门。

  手还没摸到门把手,门突然开了,她扑了个空。

  一个软软的身子跌进怀里,让慕易北眉头一拧,毫不留情将自己手臂抽出来,冷漠的低吼,“滚出去!”

  盛悠然‘哎哟’了一声,顺着他身体滑了下去。

  灼热的呼吸一路沿着他身体往下,男人的下腹腾地被撩起一道火来。

  要不是随即听到她咚的一声倒地了,他差点打算将这个不该出现的女人踹出去。

  盛悠然倒地后脑子不清醒,反应倒是很快,立刻就将那双西装裤下笔直修长的长腿抱住。

  她无意识的将脸贴着那双腿,一点点往上爬,嘴里不清不楚的嘀咕着,“洗手间外什么时候有个柱子……”

  慕易北脸色极差,在她的手按按捏捏伸向自己的昂扬之前,一把将她提起来扔到外面的地毯上,“不管是谁让你来的,在我出来之前滚出去!”

  说完就进了浴室。

  盛悠然被那个声音冷得打了个寒颤,迷迷糊糊的想,谢皓君生气了?

  慕易北冲了个凉,围着一条浴巾就走出来,脚步陡然顿住。

  “谁往我房里送女人的?”他视线紧盯着床上呼呼大睡的女人,拿着手机,冷冰冰发问。

  强大的压迫力让电话那头的人哆嗦了一下,慕少这是在暗示他们没招待好?

  “慕,慕少想要什么类型的?抱歉我们没准备,你给我们两个,不不,最多一个小时……”

  不是他们?

  他嫌恶的一句,“滚。”挂了电话。

  谁不知道往他这里随便塞女人什么下场,何况是个醉鬼。

  那么,她是谁?

  慕易北没有耐心的将盛悠然一把捞起,打算将她直接扔出去。

  盛悠然脑袋直接靠上了他的肩膀,脚不着地的感觉让她不适的蹬了几下腿。

  他下身顿时一凉。

  浴巾,掉了!

  慕易北阴着脸低头,看到自己赤条条的长腿上,另一双修长白嫩的腿纠缠上来,与之形成鲜明的视觉对比。

  最该死的是,她还在蹬完之后顺道往上……勾了勾!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