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庆的婚礼现场,透着一派豪华万象。

  只是,门口有一块特别引人注目的牌子,上面写着“前任与狗,不得入内”。

  这场婚礼原本的新娘莫希月站在那儿,看着“前任”两个字,眼眶都红透了。

  是指她么?

  呵!

  穿着一袭白色婚纱,莫希月闯入婚礼仪式。

  此时,神父正庄严的发问:“新郎顾安爵,你愿意娶新娘莫盛芸为妻吗?”

  “我愿……”

  “他不愿意!”莫希月扯开嗓子打断顾安爵的话,“我才是这场婚礼的新娘!就在上个月,他跟我求婚的!”

  此话一喊,婚礼现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莫希月身上。

  而她的目光却紧紧盯住顾安爵,透着恨、透着怨、透着疑惑和不解。

  当看见莫希月的时候,顾安爵英俊的面孔瞬间变得冷然无比,他浓眉飞扬,鼻梁直挺,深邃的漆黑鹰眸锐利有神,薄唇抿直不带一丝笑意。

  哪怕是他坐在轮椅上,周身也张扬着让人不敢亲近的阴冷狂霸气势,丝毫不影响他成为人群中的焦点。

  “姐姐,你疯了?竟然穿着婚纱来闹我的婚礼!”莫希月的妹妹莫盛芸喊道。

  此刻,莫盛芸穿着一套豪华气派的婚纱,正站在顾安爵身边,大惊失色的神态中,透着抹得意的坏笑。

  “你别再痴心妄想了,安爵喜欢的人是我,一直都是我!”莫盛芸说。

  “喜欢你?”莫希月笑得很讽刺,“他出车祸双腿失去知觉的时候,你去哪儿了?他公司濒临倒闭的时候,你去哪儿了?他做复健的时候,你又去哪儿了?”

  话音落下,莫希月再看着顾安爵,质问道:“在没人管你的时候,你依赖我,口口声声等你腿伤恢复了就娶我!就在昨天晚上,你还说我们俩今天的婚礼会很盛大,说你不会亏待我!可现在……”

  “姐姐,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莫希月愤怒嘶声,依旧红着眼眶瞪着顾安爵。

  她继续喊:“可现在,你的腿伤就快好了,却这样对我?一声不吭的就把我变成前任,还让我傻傻的在家里等着你来娶我?”

  面对莫希月的声声控诉,莫盛芸的脸上是不屑的冷漠。

  这个失去亲生母亲不受宠的姐姐,没有一个莫家人会替她说话!

  “姐姐,你怎么能把过错全部推在我和我老公身上呢?”莫盛芸漂亮的脸上绽着灿烂的笑,“分明是你出轨在先。那些没事干的记者天天盯着我们莫家,你在夜店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回来!”

  随即,莫盛芸再补充一句:“你把我老公当提款机,还不让我老公找真爱吗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莫希月愤怒逼人,“莫盛芸,你污蔑我?”

  “知道你会来,视频都准备好了。”莫盛芸说着,就朝礼台左侧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,“自己看吧!你做的事,还不敢承认吗?”

  话音落下,大屏幕就出现了一段不堪入目的男女性爱视频,男人和女人什么都没穿地交缠在一起,动作很激烈,声音很销魂。

  画面上的男人是莫希月的朋友,女人则侧着脸,看不是很清楚。

  但熟悉的人能判断出——那个女人就是莫希月。

  莫希月彻底懵了,她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?

  假的!

  视频是假的!

  “满意了?”一直没开口的顾安爵突然出声。

  他的声音冰冷富有戾气,还透着丝丝嘲弄,眼神轻飘飘的落在莫希月脸上,杀伤力十足。

  “莫希月,我早就警告过你,离那个男人远点儿,可你口口声声那只是纯洁的友谊!现在,知道我为什么不娶你了吗?”顾安爵冷声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