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此空间虽然灵气稀薄,但整体感觉下来,本尊还算满意。”

  华夏圣地之一的昆仑之巅,白雪皑皑的山脉连绵起伏无边无际,寒风呼啸带起的漫天飞雪,令昆仑山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味道。

  身穿绣金长袍的青年迎风而立,一头黑色长发随风而动,俊朗却不失刚毅的面庞上,带着只有清楚他身份之人,才明白的轻蔑笑容。

  静静的站在山顶,青年双眼紧闭,感受着来自整个地球的气息,身旁纷飞的雪花没有一片可以落在他的身上,皆在距离他身体几毫米的位置自行弹开飘落。

  “圣尊,既然您对这里满意,那就选这里吧?”

  一头毛发黑白相间,双眼泛着金光,身长足有百余米,背后生有一对金色羽翼,高达二三十米,浑身霸气侧漏的巨虎站在青年身旁。

  巨虎低头看着青年,口吐人语,声音中透着崇敬和期盼。

  这已经是它和青年到达的第几个空间,它自己是数不过来了,第一百个,还是一千个,或者是一万个,甚至更多。

  反正眼前青年心仪哪个空间,就会在哪待上一些时间。

  至于多久,要看青年的心情,或许是几天,或许是几年,也可能几百上千年。

  不喜欢的,便会直接离开。

  “希望这个空间不会让我失望,二喵随我去其他地方看看。”

  青年睁开双眼,嘴角扬起一抹淡笑,身体纵跃而起,向着深不见底的悬崖跳去。

  “圣尊,我现在已经是九天圣虎,你是不是可以不叫我二喵了?这会让我浑身不自在的。”

  青年纵跃而起跳下悬崖,巨虎背后双翼展开,紧随青年向着悬崖下飞去,表情有些尴尬和苦涩。

  “本尊现在就可以让你圣虎变猫,那样你就自在了。”

  青年头也不回,继续向着悬崖下方落去,对着身后的九天圣虎轻声说道。

  “喵……二喵现在很自在,就不劳烦圣尊了。”

  青年的话,听的九天圣虎浑身一颤,根根毛发立起,眼中露出一抹惊恐之色,乖乖的来了一声猫叫。

  想它九天圣虎在这万千恒宇中虎躯一震,也是让恒宇亿万神兽魔兽俯首的强大存在。

  可在青年面前,它却只能做只喵,还做的很得意,很自在,很高兴。

  因为这青年是万千恒宇内的无上圣尊纪扬。

  ……

  “掌门,此处无人,你的感觉会不会错了?”

  纪扬带着二喵跳下悬崖几分钟后,几个人来到了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。

  漫天飞雪和狂风已经将二人留下的痕迹覆盖清除,与周围的一切融合,根本看不出有人在此逗留过的丝毫痕迹。

  “我也希望时感觉错了,自灵气枯竭开始,便不曾听说有如此可怕的气息出现过,否则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”

  昆仑掌门清风子脸色凝重的看着脚下的皑皑白雪,浑厚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担忧。

  地球早已不是传说中的灵气充盈,强者如云的时代。

  随着灵气枯竭,地球上虽然还有许多不为普通人所知的武者、修真者存在,但无论是数量还是修为程度,都无法与灵气充盈时代相比。

  昆仑是现今华夏境内,为数不多,鲜有人知的修真门派。

  身为掌门的清风子无论是在华夏,还是在全球,都是绝对的顶尖强者。

  但刚才他感觉到的两股恐怖气息,却让他觉得自己那么渺小,彷如这昆仑山顶最普通的一片雪花一般。

  如此恐怕的气息,就算是昆仑遗留的典籍记载中,那些传说的历代强者,都无法比拟。

  “通知门中所有在外游历的弟子,如若发现身份可疑,修为高深者,立即禀告宗门。”

  “遵掌门命令。”

  虽然并未在这里看到人的痕迹,可先前的感觉并不像错觉。

  表面平静,实则暗流涌动的时代,任何的风吹草动,都不能放过。

  所以清风子依旧对门中弟子下了命令。

  ……

  华夏林市。

  纪扬带着二喵快速的将整个华夏逛了一番,最后选择的落脚点。

  选定在林市落脚之后,纪扬将自己的绣金长袍和长发变成了休闲装和短发,表面看起来和周围的人并无差别。

  每个空间都有每个空间的生活习惯,记不清自己去过多少空间的纪扬,早已习惯融入每个空间生活时,随时改变自己的穿着打扮。

  二喵也不再是九天圣虎的巨虎模样,而是一只十几厘米长,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黑白花猫。

  “二喵,是不是觉得现在这副样子更自在?”

  “圣尊,你说呢?”

  样貌改变,就是为了不太引人注意。

  纪扬和二喵的交流,并不是正常的说话,身为纪扬的契约神兽,他们是可以用心灵沟通的。

  “我当然觉得你很自在,要是你自己变的不自在,我可以帮你一下。”

  “喵……”

  二喵无言以对,只能用一声猫叫来表达的自己的态度,那就是自己服了。

  “叶少,那只小猫好可爱,我要。”

  二喵一声猫叫,引起了纪扬身旁一对路过男女的注意。

  男子穿着讲究,穿着讲究,一脸的傲气。

  他身旁的女子面容妩媚,身材火辣,伸手指着纪扬脚下的二喵,嗲声开口望着男子。

  女子说话之时,二人身后几米处,几个面色不善的人,也向二喵看了过来。

  这几个人,是青年的保镖。

  “这种垃圾货色你也能看上?”

  叶群望了一眼二喵,眼中闪过一抹不屑。

  像他这种人,养的宠物都是世界名宠。

  可眼前的二喵,一看就是那种土猫,如果不是身旁女人关注的话,他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  眼中的不屑,是对二喵的不屑,其实也是对身旁女人的不屑。

  若不是对方足够听话的话,叶群早就让她有多远滚多远了。

  “叶少,人家要嘛,要嘛……”

  叶群态度冷漠,话中还暗含讽刺。

  女子听的出来,可根本不在意。

  跟对方在一起,无非就是各取所需。

  想要从对方身上得到好处,自己必然要忍受很多东西,她早就习惯了。

  女子不依的向叶群撒娇,叶群眉头一皱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一只猫而已,你想要我就送你,那你接下来可都得听我的!”

  叶群脸上露出一抹坏笑,声音带着几分玩味说道。

  女子听到他的话,嘴角微微上翘,手指在叶群身上点了一下。

  “人家什么时候不听你的话了,快让他们帮我把猫抓来。”

  “你们几个,把那只垃圾猫抓来。”

  叶群一脸坏笑的,伸手在女子脸上拍了拍,同时对几米外的保镖喊道……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