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A市。冬天十分寒冷。

  上午十点,金灿灿的太阳正源源不断的向大地提供着热量,照耀在人身上,熏得人浑身暖烘烘的。

  耀眼的阳光被黑色的窗帘隔绝在室外,房间内,一室温暖。

  毫无征兆的,季绾绾猛地从睡梦中惊醒。

  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上繁复的水晶吊灯,酒醉后的后遗症,太阳穴还在一跳一跳的发疼。

  想到昨天下午发生的一切,她就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些不够用。

  昨天是她21岁的生日,却意外的看到了现任男友和别的女人翻来滚去的香艳画面。

  虽然她和男友的相处一直十分公式化,完全没有情侣间该有的浓情蜜意。

  可是,直面这香艳的画面,她还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。

  罢了,撞见了就撞见了,还省得她找理由和借口提分手。

  哎哎,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!

  绾绾无声的叹了口气,准备抬手拍拍自己的脸蛋,才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了。

  这大床上,貌似……不只她一个人?

  右手正被人紧紧的握在手心,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握着自己的手掌很大,应该是个男人。

  她记得,昨天她对着瞬间变成前任的男友说了句“你们继续”之后,就拉着好友黎俪到酒吧给自己庆祝生日去了。

  她还记得,她喝了很多酒,和黎俪说了很多话。

  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画面,是她死乞白赖的抱着黎俪,非要亲她。

  之后发生了什么,她就完全不记得了。

  现在看来,她不会是酒后乱情,在大街上随便拉了个男人,把别人给睡了吧?

  好吧,头更疼了。

  绾绾张着嘴,深呼吸了一次,准备看看自己身边究竟睡了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她只希望自己就算是喝醉了,但是最基本的审美观念还在。

  还没等她转过头,身旁,沙哑中带着性感的低沉男声响了起来:“绾绾?”

  绾绾的眼睛咻的睁大,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弹跳起来,根本顾不得自己不着片缕,急忙跳下床朝着浴室冲了过去。

  “嘭!”的一声,浴室的门被砸上。

  绾绾靠在门后,按着自己的心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  怎么是沐辰?

  她把沐辰给睡了?

  混沌的思绪忽的有些清醒了,她这才想起,昨晚上她抱着非要亲的,哪里是黎俪。

  分明就是自己偷偷喜欢了十几年的沐辰!

  幽深的丹凤眼、墨玉般的双眸、硬挺的鼻子,还有坚毅冷冽的唇角,她酒后乱情、迷迷糊糊含住的,正是沐辰微薄的下嘴唇!

  绾绾胡乱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走到洗手台边,拧开水龙头,接了一大捧冷水扑在自己脸上,努力让自己快要蹦到嗓子眼儿的心一点点的冷静下来。

  她打开浴室内的衣柜,拿出一件浴袍,包裹住自己带着些许吻痕的身体。

  站在门后好一会儿,才拉开了浴室的门。

  尽管她在心里已经想好了无数的开场白,在对上沐辰眼神的一瞬间,她还是不可抑制的浑身抖了一下。

  男人头发凌乱的坐在床上,眼神平静冷漠的望着她,雕刻版俊朗的脸上,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  “沐辰,我……”绾绾张嘴,呐呐出声,“昨天晚上我喝醉了,我……”

  “你需要我对你负责吗?”沐辰的视线一错不错的落在绾绾姣好的脸蛋上,声音如同啐了冰一般寒冷。

  绾绾心里一紧,条件反射般摇起头来。

  “我先回公司了。”还没等她说什么,沐辰掀开被子下了床,拿起散落一地的衬衣裤子,一件件的穿上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她摇头的动作过于剧烈,男人淡漠的眸子里,快速的闪过了一丝异样。

  “你今天,可以不上班。”沐辰深深的看了一眼呆站在浴室门口的女人,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。

  绾绾抿抿嘴唇,脸色有些发白的看向门口,嘴角,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
  如果她真的说出了让沐辰负责这样的话,只怕今后,连一句字,他都不愿意和她说了。

  她是这个世界上,除了沐辰自己,最了解他的人。

  所以,她从来不会肖想,不会属于她的东西和人。

  一个月之后的某个清晨,整个城市都还在睡梦中。

  “沐总,绾绾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黎俪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“我接到绾绾的信息,她说她去加拿大了。沐总,你是给她安排了出差吗?”

 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。

  几秒之后,男人猛地坐起身,将手机重重的朝着墙上摔去,电话被生生切断。

  已经支离破碎的手机安静的躺在地板上,屏幕定格在一条短信上。

  “沐辰,好好发展‘圣爵’。世界那么大,我出去看风景了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