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白季寒的回答,乔以恩莫名地舒了一口气,眨了眨眼睛,轻轻地说道:“你说。”

  “我这个人对女人有深度的洁癖,所以,只要你一天是我的女人,就不能有其他男人,不管是身体还是心。”

  霸道的语气,令人不能抗拒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么多么爱眼前的女人。

  乔以恩却听得很明白,像他这样的人,有深度洁癖很正常。

  他话里的意思,她也十分懂,只要一日是他的人,即便是他不屑去碰,也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。

  男人都是这么霸道么?

  乔以恩本来就没有想过还会遇到喜欢的人,所以,她根本就不可能跟哪个男人发生什么关系,更不可能让她的心再住进一个人。

  “可以。不过,我们结婚后不住一起……”

  “不行,必须住一起。”开玩笑,不住一起结个毛的婚!

  他明显是理解错了她的意思,乔以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凉声道:“不住一个房间。”

  见他没有回答,但也没有再反对,这个态度算是默认了。

  扫了他一眼,淡言道:“我是医生,能理解一个正常的男人……总会有需求。你放心,这方面我对你没要求,你可以去找女人,找多少都没关系。但是,只有一点,绝对不能带回家。我这个人也有洁癖,我不喜欢我们的家被别的女人污染。”

  听到她再三让他“找女人”,甚至“找多少都没关系”,白季寒的脸白得吓人,一双眼睛更是冒起雄雄烈火。

  但,当他听到最后那句“我们的家”,爆发到边缘的男人,突然一下子变得温柔如水。

  他轻轻地拖起乔以恩的手,认真地说道:“我说过,对女人我有深度洁癖。所以,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,我们的家绝对不会出现不相干的女人。”

  眸子里闪过一抹温柔的光,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,轻快地说:“我们进去吧!”

  还沉浸在他最后一句话中的乔以恩,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便被他拉进了民政局的大门。

  因为已经快到下班时间,排队领证的人不多,很快就轮到他们。

 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在看到他们的一刻,明显被惊艳到了!

  男的俊美不凡,女的貌若天仙。

  当她看到“白季寒”三个字的时候,更是诧异地瞪大了双眼。

  问了一遍又一遍,“你……你们真的是自愿结婚吗?”

  ……

  最后,在白季寒冰冷慎人的眼神中,才收起一副花痴相,在他们的结婚证上印上两个钢印。

  乔以恩似乎听到芳心碎了一地的声音……

  白季寒,S市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。任谁知道他结婚的消息,恐怕都会对那个与他结婚的女人羡慕嫉妒恨吧!

  此刻走在外面,感觉所有女人的目光都像一把锋利的刀,时时刻刻凌迟着她。

  一个不小心,变成了全天下女人的公敌,乔以恩真想抚头痛哭。

  从来没有哪一天这么心惊胆战过,那么多女人,如果每人吐一口口水,足以将她淹死……

  乔以恩觉得,她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太平了。

  突然,一根手指不轻不重地弹在她的额头上,虽然不是力道控制得很好,却也有些疼,一下子便将她神游太空的神智拉了回来。

  对上她怨念的眼神,白季寒笑得温柔,“老婆,为了庆祝我们结婚,一起去吃个饭吧!”

  嘴角的笑容未松,低头牵起她的手,接着说道,“顺便让你了解一下,你的老公。”

  不知怎么滴,他这时说话的声音,听在乔以恩耳里格外的低醇醉人,令她耳根子瞬间爆红了。

  被他牵着手,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跟上他的脚步,走了几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他方才说什么?

  好像有听到他叫她“老婆”,还自称“老公”?

  乔以恩的大脑像是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,猛地清醒过来。

  大力地挣开他的手,转到他面前,怒道:“白三少,白季寒!你不觉得你这么叫……很肉麻么?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们是夫妻……”

  “我们本来就是夫妻。”白季寒抬眸瞪着乔以恩,淡定地打断她的话,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得意。

  乔以恩憋气,争辩道:“你别忘了,我们只是假结婚!现在又没有外人,我不认为需要如此演戏。以后,我们互相叫名字就可以。”

  乔以恩就是这样,固执得很,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,轻易不能改变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