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A市。

  她不能回的地方……

  “要不让小田去吧?”乔慕的神色有些不自然,“我觉得……”一时之间,她还真找不到一个不去A市的借口。

  “小田不行!”主管摇了摇头评价,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“她思想太浮躁,不是能静下心来做事的人,平时评分也不高。”

  “她去出差,那我做什么?”话音刚落,小田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,她听得清清楚楚,脸上的表情尽是不悦。

  “等经理来了再安排吧。”主管轻飘飘地丢下一句,转身便走了。

  空旷的走道内,只剩下乔慕和小田两人。

  “你还在背后嚼我舌根?”小田不忿地冷哼,说话也不客气,“昨晚假清高不来,今天就嫉妒了?乔慕,你等着吧!最后转正的那个人一定是我!”

  说完,大步离开。

  乔慕无语:小田是真的误会她了!她其实还苦恼着呢,A市的出差怎么办?另外如果经理来了,刁难她又怎么办?

  唉……

  当时的她,当然不会知道——

  经理回不来了。

  *****

  暗室。

  H市的废弃厂区不少,找一个空旷的房间,吊个人痛打一顿,轻而易举。此时,东城区的某个废旧屋子内——

  潮湿的气息和血腥味交杂,让空气中布满残暴。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被吊在中央,脚尖堪堪沾上地面,手腕已被细绳勒出血痕……

  他挨完好几顿揍。

  “……饶命!各位大哥饶命!”嘴里的布被取下,他顾不上喊痛,连连求饶,“我有钱!我给你们钱……别打我了。”

  他快被打死了。

  无人理会他。

  旁边的人等他喘了一会儿,按照揍他的频率,正打算塞上布条继续动手。经理吓得大叫,此时外面正好传来脚步声……

  “唐少!”外面有人恭敬问好。

  经理眼睛一亮,仿佛等到了自己的救星:“你们老大来了?误会!这都是误会!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……”

  但看到唐北尧那一瞬,他自动噤了声。

  他等来的不是拯救,是杀戮——这个男人周身的气场极冷,年轻却有足够慑人的威慑力,他带着杀意,一步步走近……

  唐北尧也在同时打量他。

  身形矮胖,一张脸被打得几乎变了形,不过依旧符合他的要求:活的。

  “你写的?”唐北尧开门见山,拿出那张卡片晃了晃,直接拍在经理的身上。他的身上都是鲜血,沾着卡片,一时间竟没掉下去。

  “你……您……”经理的脸一片青白,瞬间便慌了,“我昨天叫小井是公事,她自己喝多了,和我朋友发生……发生那种事的……我不知道她和您认识……”

  一番话,试图把自己推干净。

  唐北尧没理会,眉峰微敛,淡淡地询问周围的人:“谁打的?打的时候不教他规矩么?”人都分不清,这顿打他白挨了。

  他示意一眼,下属上前准备动手。

  “是乔慕?!”好在经理反应快,抢在最后关头喊出来,“我没碰她!我真没碰她!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……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