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他几乎声嘶力竭。

  喊完这几句,背后已明显渗出了层冷汗——不仅是被眼前的人吓的,更是有种后知后觉的可怕!乔慕竟是这个人的女人?平时看着她独来独往没背景的,还以为可以……

  唐北尧抬手,止住了下属上拳的动作。

  他冷笑,不急不缓提醒:“你要是碰了她,还能活着在这里说话?”话锋一转,他语气转冷,“我要知道她的事。”

  从她进那家公司开始,事无巨细,他都要知道。

  “什……么?”他不由诧异,刚发出惊呼,便见一旁的下属掏出刀具,吓得他当场走了音,“我说我说!”

  “她……她是公司实习生,能力不错,但是没背景,也很少跟人来往,我也是看她生活简单干净,所以才……”

  磕磕巴巴的叙述,基本都是没用的东西。

  唐北尧一带而过地听着,直到对方说到最后一个消息,他才暗暗挑眉——

  “……她没家里人,资料上也没填,好像只有一个在A市监狱当医生的朋友。其他我真不知道了!放我走吧!我保证……”

  唐北尧蹙眉,后面的求饶完全没听进去。

  除了对她的生活状态还算满意外,他只捕捉了一个信息——

  A市监狱当医生的朋友。

  看来,这四年,她得到了不少便利。

  但这便利,到此为止。

  “求求你们,各位大哥!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那位经理还在恳求,唐北尧听着心烦,挥了挥手,示意下属放人。

  反正他已没有任何价值。

  “别……别杀我!”可那位经理却是会错了意,惊恐地叫出声来,在下属用刀割断他的绳子时,他甚至狗急跳墙,抢了匕首向唐北尧刺来。

  他以为搏一搏才能活命。

  他以为出其不意,拿下唐北尧不是问题。

  “唐少!”下属脸色一变。

  唐北尧正背对着那方向,听到身后的变故,匕首已几乎扎到他的身上。他神色一凛,空气的异常波动让他反射性地避开,同时反手一扣,制住了对方的动作。

  “乒!”

  匕首落地,对方的手腕被扭成一个诡异的形状。

  “疼疼疼……”经理当场半跪了下来。

  “你不想走是么?”唐北尧开口,声音低沉平静,用慢条斯理的语气,似在宣判一个死刑,“那就不要走了。”

  “碰!”

  他猛地一脚,经理肥硕的身子直接被踹飞出去。除了骨骼的碎裂音,以及重物落地的闷响,在没有听到任何声音……

  对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生死不明。

  “处理一下。”唐北尧开口吩咐,眼底闪过一丝厌恶,他拿过下属递来的湿巾,擦拭刚刚沾染在指间的血迹,喃喃自语,“我果然不适合当好人……”

  所以,还是按他的方式来比较好。

  任何事,都是如此。

  “唐少,”宋哲跟过来,瞥了眼地上的血腥,目光如常,欣然汇报进度,“您让我办的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唐北尧点点头,目光微冷,“还有另一件事……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