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“快快,救人呐,快救他啊!”

  废弃荒芜的郊外化工厂门前,成排的劳斯莱斯醒目非常,一个精致如洋娃娃般的少女却一脸焦灼,厉声催促着围成圈的保镖上前救人。

  前方一百五十米,杂草丛生的树桩上,五花大绑着一个垂着头看不清面目的少年。

  而最醒目的,是那少年胸前牢牢捆绑的定时炸弹——

  红色的数字一直跳动,只有短短的十分钟了!

  “小姐,快点离开吧,不然没时间了!”

  站在包围圈最外的保镖皱着眉,咬牙劝道,“炸弹一爆炸,绝不是闹着玩的,为了你的安全,我们必须撤!”

  其他保镖们点点头,想法一致。但如果细看,那看向她的担忧眼神里,还含杂着浓浓的不屑。

  这位公主病不轻的大小姐,是整个京华市里出了名的嚣张跋扈,蛮不讲理!任性起来谁也拉不住,如今就是为了救这么一个小白脸,不顾及危险自己跑来和绑匪交涉。

  真是脑子进水了!

  “一群废物!”那少女怒气汹汹,指着身边的几个保镖破口大骂,“就你们几个没用的东西,胆小如鼠的我都替你们感到羞耻!”

  “慕小姐!”最先开口的那个保镖眼睛都气红了,“请你自重!”

  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她的安全,并不包括冒着炸弹爆炸的风险去救她的小白脸!

  慕凉冷笑,用手指在他们脸上一一划过,傲然道:“反正我话撂在这里了,如果他出了什么事,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!”

  她的话刚说完,手机铃声便响起,她心砰砰跳,一接通便急急开口,“千万不要引爆,我已经带了一千万过来,不是说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吗,求你千万别引爆炸弹!”

  说到最后,一向傲慢不求人的她,话音里竟然还带着丝丝哭腔。

  “慕大小姐果然爽快!”

  手机里绑匪阴测测的话语,还带着几分痛快的笑,“那就请慕大小姐派人将钱丢到左前方银色车旁,我拿到后,炸弹自然会停止!”

  “好好好!”

  电话一挂断,慕凉便指挥一个保镖前去送钱。

  而此刻,离炸弹爆炸只有短短两分钟了!

  慕凉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目光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心心念念的人影看。

  又艰难的过了一分钟,绑匪应该是收到钱了,炸弹上的红色显示器果然停止,犹如定格一般定在倒计时五十五秒上。

  “还不跟我去救人?”慕凉冷哼一声,心中有些小得意。

  不顾保镖们护卫,她径直往前方跑去,一边跑一边欣喜的叫唤,“晋光哥哥,我来救你了!”

  任她欣喜若狂,晋光却一动不动。

  还有一百米。

  五十米。

  慕凉脚步微微一顿,忽然双眸不可思议的睁大——

  前方,那柱子背后的化工厂门内,一抹熟悉的身影正轻轻摇晃着红酒杯,微笑着朝她遥遥一敬。

  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不顾死活要救的晋光!

  而被绑在柱子上的,不过是个蜡像伪装的假人而已!

  上当了!

  保镖们心头一骇,下意识想要拽慕凉,可手才伸出去,炸弹上定格的数字突然飞速倒退。

  “轰——”

  爆炸声震耳欲聋的响起,在这荒无人烟的郊外马路上…

  保镖们七荤八素摔了一地,其中一个更是被炸伤了一只手,鲜血淋漓却都顾不得自身伤口,只扑过去看着地上毫无生机的慕大小姐,伸手去探她的鼻息——

  “死死...了。”

  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,所有人眼里都是浓浓的绝望:这下完了,他们没尽到保护的责任,都得遭殃!

  沉重的心情下,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原本没有生机的慕家大小姐,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  “不管怎样,先把尸体带回去吧!”

  “恩。”

  几人心情复杂的扫了那血污中的少女一眼,准备动手将她从地上抱起,可手才伸下去,那原本死去的人却突然唰一下睁开眼睛,眸中厉色一闪,一把抓住那快要揽上她腰间的大手,冷冷道——

  “手拿远点。”

  冰冷又不容置喙的声音响起,足足让他们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不可置信的看着死而复生的少女。

  这...真的是慕大小姐吗?

  当然...不是。

  慕凉冰冷的视线从他们脸上扫过,心中却冷哼:她堂堂一个威慑四方的雇佣兵之王,竟然死在跟随她一路的叛徒手里,真是笑话!

  “慕凉呵。”

  慕凉念着和她同名同姓的名字,带着几分玩味。

  废物?草包?

  她勾唇,笑意冰凉:那就让你们知道,昔日的佣兵之王,现在的废物草包,怎么重临王座,虐渣逆袭打脸啪啪啪!

  “小姐,你没事?”

  边上的保镖们又是惊诧又是惊喜,诧异的是那么一摔她好像啥事没有。惊喜的是她还活着,那他们也就不会因此丢命了!

  “我没事,但…”慕凉擦擦嘴角的血,笑出了一抹邪佞的弧度,“有人却有事了。”

  话音落,晋光从化工厂的大门里窜出,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上演深情款款的告白——

  “慕慕,我爱你!原谅我对自己没有信心,不得不这样试探一下你对我的爱!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你这么爱我,我更加爱你!比你爱我更爱你一万倍,哦不,是十万倍!”

  不愧是吃软饭的,各种酸死人的情话张口就来,自诩风流到处放电,勾引着傻不拉几的原主,往他身上砸钱不说,还为了他,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前来这里救他!

  边上的保镖们见状都一阵恶寒,却蹙着眉头看着慕凉:以这位草包大小姐的脑子,绝对会感动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,只恨不得掏心掏肺对他。却不知,这一场差一点就要了她命的爆炸,就出自他手!

  晋光跪在慕凉面前,心里的小算盘却打的噼啪响:要不是慕二爷没给他留人手留后路,这炸弹又一次性用光了,他才不会假惺惺的对这草包演戏!

  当然,晋光对于自己的表演很是满意,因为不管他做了什么,只要一跪一哭一告白,依慕凉对他的爱,她绝对无条件原谅了。

  这次…也一样。

  可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过去了许久,都不曾听见想象中的话语响起。晋光不由得小心翼翼的抬头,却看见眼前的少女笑意吟吟,带着几分慵懒,却又显得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。

  “你爱我到什么程度?”

  “不顾一切,我愿意为你上刀山下火海!”晋光怕她不信,又坚定的补充一句,“愿意为你去死!”

  慕凉满意的点点头,却在晋光期待得意的眼神中,一把扣住他的咽喉。

  紧接着,他便看见眼前的少女妖娆一笑,风华尽现,一字一句全是凉凉寒意——

  “那就请你,去死一死吧!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