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‘死’只有一个字,可是这个字代表的却是一个生命的终结。

  不,她不能死,龙沐夜恶毒的话语提醒了她,她死了还怎么能看到小锦呢?

  扭头看龙沐夜气汹汹离开的背影,骆暖的唇角终于勾起了一抹笑花,“护士,我要吃粥。”

  骆暖连吃了两碗粥,这才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这两天很安静,所以,身上的绑带已经解了。

  护士离开了。

  病房里一片安静,骆暖这才悄悄的睁开了眼睛。

  应该是吃了粥的缘故,她终于有了些微的力气。

  吃力的下了床,汲了拖鞋悄悄的到了门前,一条门缝望出去,走廊里寂静无人,居然半个人影都无。

  骆暖身形一闪,就悄然闪了出去。

  没有人告诉她小锦在哪里。

  不过,小锦那么小,按道理就只能呆在保温箱里。

  她知道医院出生宝宝的保温室在哪里,就去那里碰碰运气,说不定,真的能见到小锦呢。

  想到这里,骆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,快步的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,此时,腹部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。

  到了。

  骆暖正要推门进去,突然发现里面有两个护士。

  她只好停住了脚步,就想等两个护士出来了她再进去。

  都说男孩象妈女孩象爸,小锦长的一定象她,她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的,况且,保温箱上都有标注孩子的名字的。

  所以,她可以等。

  “小夏,我看那个龙锦怪可怜的,听说从出生到现在,只喂过一点温水,照这样下去他根本不可能增加体重的,这是连出院都困难呀。”

  “是孩子爸不让喂奶粉的,说是谁敢喂喂坏了肚子直接送去警察局,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要照顾的,我可不想进警察局。”

  “真的是孩子爸不让喂的?”

  “当然,咱们妇产科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这事,就你这个今个新来的不知道,记住了,千万不要给那孩子喂奶粉,否则,你要是被送去警察局,那可不关我的事,也不能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。”

  骆暖的心一颤,她之前只知道龙沐夜够狠,强行的把才六个多月的胎儿取了出来,此时才发现他还有更狠的,哪怕是孩子已经出生了,他利用完了孩子出生时的脐带血,就再也不想管孩子的死活了。

  骆暖只觉得太阳穴嗡嗡作响,脑子里全都是小锦从出生到现在只喝过温水没有吃过奶粉的话语,眼皮突突直跳,突然间,接近崩溃的骆暖一下子推开了保温室的门,大步的冲进去,“小锦在哪?你们把小锦给我。”

  “你出……你出去。”一个护士看到是她,惊的就要去推她出去。

  骆暖身子灵活的一避,就避开了护士,然后开始一个一个保温箱的看过去,她速度极快,为了找到小锦,她真的是拼了。

  “小锦……”终于,她看到了保温箱里巴掌大的小婴儿,皱巴巴的小脸一片苍白,一看就是营养不良。

  龙沐夜,孩子真的是他的骨肉,他真的忍心这样饿着孩子吗?

  骆暖一下子就抱出了小锦,不管不顾的往保温室外冲了过去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