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突然变了模样的秦凤舞,让秦晓月又是一愣。她从未想过,这个废物,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。那股若隐若现的杀气,竟然让她心中都不由升起了些许的忐忑。

  “废物,没想到你运气竟然这么好。在魔兽森林,都能活着回来!那两个没用的东西,竟然连你这么一个废物都杀不了!”

  强装镇定,手上出现一把长剑,也再不掩饰她的杀意。

  之前,她把秦凤舞骗到了魔兽森林,又让两个人去杀了她。没想到,那两个人没有回来,这废物倒是活着回来了。

  “呵,你派来的人确实是挺没用的。那王富和王贵被我大卸八块扔在了乱葬岗中,现在怕是早就被那些魔兽分食干净了。二姐姐想不想尝试一下,被大卸八块是什么感觉!”

  秦凤舞早就猜到了之前杀害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是秦晓月,并不感觉到有任何的意外。

  虽然现在她想杀了秦晓月有些困难,但是先讨一点利息还是可以的。而且,正好可以拿秦晓月练练手,看这具身体能发挥自己前世几成的实力。

  “废物,你去死吧!”

  秦凤舞阴恻恻的声音,让秦晓月更是胆寒。这废物,竟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,还杀了王富和王贵。绝不能让她继续活下去,否则若是自家爷爷知道了这件事情,那就完蛋了。

  眼见长剑越来越近,秦凤舞并没有任何慌乱。往边上一侧身,便躲开了秦晓月的剑。

  她的手中,出现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,正是刚才从屋子里找到的唯一的武器。

  “秦晓月,你说,我是在你脸上刻个字好?还是削了你的一头秀发好?”

  仿佛在自言自语,从容躲避着秦晓月的招式,让她越发的慌乱。

  “若是皇城第一美人脸上被刻了字,或者是变成了秃子,不知道传出去之后,会不会沦为笑柄?”

  不停刺激着秦晓月,却在寻找着她的破绽。

  秦凤舞刚才便发现,秦晓月在攻击她的时候,身体周围浮现着一层几不可查的屏障,在保护着她。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正是实力达到灵师之后,用灵力凝聚出来的防护罩。

  这防护罩想要破点并不算太难,若是她有灵力的话,只需要一击便能够直接穿透她的防护罩。可惜的是,她这具身体没有丝毫的灵力。

  她只能慢慢寻找,只要找到防护罩最薄弱的地方,自然能够一举破掉,对秦晓月造成伤害。

  秦晓月见久攻不下,越发的急切。她从未料到,秦凤舞会有这么好的身法。

  虽然没有丝毫灵力,但是自己却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。一旦灵力耗尽之后,怕是自己就再也不是她的对手了。

  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给我抓住她!”

  看到边上自己带来的那几个丫鬟,怒喝了一声。虽然那几个丫鬟都只是低级的武者,但是人多力量大,她就不相信,秦凤舞能对付的了这么多人。

  那几个丫鬟听到秦晓月的怒喝,这才回神。刚才她们一直惊诧的看着秦凤舞。不是说五小姐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,为什么竟然能和二小姐打个不相上下?

  秦凤舞见那几个丫鬟朝着她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,微微皱了皱眉。

  那几个丫鬟对她并没有什么威胁,只是势必要分心对付她们。她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柔弱,怕是会吃不消。如今,也只能速战速决了。

  没有理会那几个丫鬟,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升到极致,飞速寻找着秦晓月那灵力屏障的破绽。

  终于,她发现在秦晓月左肩的地方,那若隐若现的屏障光芒好像要更黯淡一些。

  没有丝毫犹豫,匕首直接朝着那个地方刺了过去。

  “叮!”

  好像有清脆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,那屏障应声而破。

  灵力盾破裂,秦晓月更是慌乱。一边疯狂朝着秦凤舞发动着进攻,一边就想要再次凝结一个灵力盾。

  “呵,来不及了!”

  秦凤舞轻笑,已然靠近了秦晓月面前。

  忽然徒手抓住了秦晓月的长剑,匕首飞速在她头上飞舞着。

  片刻的功夫,秦晓月的秀发脱落的一干二净,眨眼间变成了一个秃子。

  “啊!我的头发!”

  秦晓月脸色大变,再也没有攻击秦凤舞的心思,捂住自己的脑袋,大声尖叫着。

  秦凤舞冷冷的笑了笑,握着那把长剑的左手,鲜血不停的流了下来。

  不过,她并不怎么在意。

  扭头看了一眼已然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些丫鬟,淡漠道:“怎么,你们也不想要头发了吗?”

  那些丫鬟看着秦凤舞冷酷的模样,纷纷停下了脚步,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。

  这个五小姐,实在是有些太可怕了!这哪里是传言中的废物,简直就是个恶魔!

  “秦凤舞,我杀了你!”

  嘶吼过后,秦晓月几近疯狂。朝着秦凤舞飞扑了上来,面色狰狞。

  “滚开!”

  飞身一脚,直接将秦晓月踹翻在地。握在左手的长剑,直接掷在她的脚边。

  “我留你一命,不是不敢杀你,而是觉得就这么杀了你实在是太便宜你了!秦晓月,你记住,之前你对我所有的羞辱,我都记在脑中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会让你一一奉还的!”

  转身,不再多看秦晓月一眼,直接朝着屋子里走去。

  秦晓月已然吓傻在了那里,话都要说不出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不是那个废物!”

  指着秦凤舞,颤声开口。这不是秦凤舞那个废物,一定不是。

  “呵,不是她,我还能是谁?”

  秦凤舞勾了勾嘴角,邪魅的声音传入秦晓月耳中,让她再也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。

  “二小姐!”

  那些丫鬟连忙上前,抬起了秦晓月,匆匆离开了秦凤舞的小院。

  秦凤舞也不拦着那些人,转身进了屋子里,想要找纱布包扎一下受伤的手。

  不知为何,那手竟然已经不流血了,伤口也好似在慢慢的复原。

  抬起左手,秦凤舞略带诧异的看了一眼。

  一阵眩晕感传来,房中忽然没了秦凤舞的身影……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