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晏北辰只穿了一条平角裤,手里拿着一件家居服,正准备穿,因为季紫瞳的突然闯入,晏北辰也愣了一下,没有继续下面的动作。

  时间仿佛在瞬间静止。

  三秒钟后,季紫瞳反应了过来,仓促的退了出去。

  “对不起!”

  她余音落下的时候,人已经从门口处消失。

  晏北辰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。

  等他穿好了衣服,从房间里出来,便看到季紫瞳双颊微红的站在门外。

  季紫瞳尴尬的解释:“那个,因为你没有关门,所以……”

  “我忘了关门,抱歉。”

  季紫瞳的眼睛不敢直视晏北辰。

  “奶奶让我叫你下楼吃晚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晏北辰在前头走着,季紫瞳则跟在他的身后。

  看着他的后背,季紫瞳却隐约又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,想到他身上的八块腹肌,颈瘦的窄腰,有力的手臂……

  天哪,她都在想些什么?

  都是倪乔乔那个女人,总是怕她对男人不感兴趣了,发给她一些男模的果体,看到晏北辰的时候,不自觉的对比。

  季紫瞳用力甩了一下自己的头,将脑中那些有的没的画面全部甩去。

  ……

  餐厅里。

  晏老夫人见晏北辰和季紫瞳两个人下来了,目光落在季紫瞳身上的时候,略带诧异。

  “咦,乐乐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  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晏老夫人见季紫瞳不说话,担心的问: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季紫瞳感觉到晏北辰瞥过来的探询目光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她总不能告诉晏老夫人,她在YY她孙子吧。

  “奶奶我没事,就是今天的天有点热,我是热的。”

  季紫瞳为表示自己是真的热,特地拿手扇了扇风。

  “热吗?”晏老夫人一脸狐疑:“可是,今天下午下了场雨,气温降了十度。”

  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当律师这么久,她这还是第一次哑口无言。

  还好晏老夫人后面没有再问,否则,她真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  晏老夫人和晏北辰两个都是非常有修养的人,吃饭的动作都极优雅。

  不过,晏老夫人总是给季紫瞳夹菜,她不好驳了晏老夫人的面子,便不停的吃,然后……吃多了。

  饭后,晏老夫人带着季紫瞳在花园里转了转,然后,两人回来后就跑到了影厅里看电影。

  晏北辰从健身房里出来后,没看到晏老夫人和季紫瞳,便问佣人。

  “奶奶和小姐呢?”

  “他们在影厅。”

  晏北辰转去了影厅。

  影厅里,晏老夫人和季紫瞳两个人靠在一起窝在沙发上,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影厅内的巨幕。

  俩人靠在一起的亲密模样,令晏北辰清冷的眸子温暖了几分。

  俩人看的是家庭伦理剧,剧里坏人将刀子捅进了好人的肚子里,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那个穷凶极恶的坏人。

  “简直太坏了,就因为那个人不小心划了他一下,他就将人杀了!”晏老夫人说。

  “这个人穷凶极恶,杀人的手法残暴,法院一定会判他死刑!”季紫瞳说。

  晏北辰:“……”

  “这电影拍的太假了。”

  晏老夫人、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“第一、血的颜色不正,明显是鸡血;第二、刀子所插的位置太靠外侧,并不会致命;第三、那个死人还有心跳。”

  晏老夫人、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季紫瞳总算明白,晏老夫人为什么说,最讨厌和晏北辰一起看电视了。

  做人还是不要太古板的好,会被社会淘汰的。

  俩人佯装没有听到晏北辰的话,继续对电影里的剧情进行评价。

  晏北辰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季紫瞳一早便起了身,打车回了家里换衣服,然后再去律所。

  去律所的途中,季紫瞳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看号码是晏宅的座机。

  季紫瞳嘴角微勾的接了电话。

  “喂,奶奶。”

  才与晏老夫人相处了一天,季紫瞳就对这个表面严肃,实际傲娇却又极疼她的老太太十分喜欢了。

  “坏丫头,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走了?”

  “我想跟您说的,可是我去你的房间,看到你睡的挺香,就没有打扰您,我不是给您留字条了吗?”

  “你那是什么公司,这么折磨人?不行,我一会儿给你哥打电话,让你哥给你换一家公司。”

  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“奶奶,您昨天不是答应我,不插手我工作上的事了吗?”季紫瞳再三保证:“奶奶,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累着的。”

  晏老夫人沉吟了一下妥协道:“那好吧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  “我在去公司的路上了。”

  “那你路上小心点啊。”

  “知道了奶奶。”季紫瞳突然想到了什么,冷不叮的问了一句:“对了,奶奶,昨天晚上我记得我们两个一起看电影,后来我睡着了,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的?”

  早上,她在晏家老宅醒来的时候,发现是在床上醒来的。

  晏老夫人极淡定的回复了一句:“哦,是北辰抱你回房间的。”

  季紫瞳:“……”

  有可能是晏老夫人要求晏北辰抱她回房间的,再说了,晏北辰不管是言谈还是举止都非常绅士和正派,是不可能有什么越距的行为,想到这里,季紫瞳便淡定了。

  ……

  方正律师事务所。

  上午,封形向众人介绍了季紫瞳,并当众命叫田园的女律师将手上的案子交季紫瞳。

  不久后,田园便踩着高跟鞋走过来,将一个文件夹重重的甩到了季紫瞳面前的桌上。

  “这就是案子的资料。”

  放完资料,田园便转身离开了,神情倨傲的像只高傲的孔雀。

  “谢……”另一个谢字还未出口,田园已经走开了。

  田园对自己的敌意,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季紫瞳耸了耸肩,打开了文件夹,翻看了一下案子的资料。

  很简单的民事案件。

  四季集团东城子公司开发的东城国际小区,工程承包给了乾坤有限责任公司,然而,四季集团东城子公司却以乾坤有限责任公司质量不达标等各种理由,拖延工程款,越拖越多。

  做工程向来是要垫资的,垫的资越来越多,如滚雪球一样,乾坤有限责任公司当然吃不消了,便将四季集团东城子公司告上了法庭。

  这件案子季紫瞳以前就了解过,仔细的翻阅了资料,所有的资料与她之前了解的差不多。

  她找寻了一圈之后,终于找到了一个名字。

  刘洁。

  季紫瞳将刘洁的身份信息用手机发给了手机上的联系人花花。

  「帮我查查这个人现在在哪里,以及联系方式。」

  很快,花花回了季紫瞳一条短信息。

  「坐标——晏氏集团总部大楼16层,目测,企划部,139********」

  晏氏集团?

  怎么会是晏氏集团?

  季紫瞳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对方的语气很温柔: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

  “我是方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我姓季。”

  “律师?”对方的态度突然变的警惕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关于乾坤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季集团的经济纠纷……”

  季紫瞳话未说完,对方便‘啪’的一声挂掉了电话。

  季紫瞳微挑眉。

  看来,她得去一趟晏氏集团了。

  季紫瞳出门之后,先去了一趟茶水间。

  茶水间里,田园正跟另一名律师在说话。

  “真是气死我了,我那案子都已经跟的差不多了,虽然不能赢,但是,也能为乾坤有限责任公司争取到最大利益,一个海龟怎么了?一来就抢我的案子。”

  “你那案子的诉讼费很高,封总怎么会将那件案子交给她呢?”

  田园讥讽道:“看那张脸不就知道了?”

  “也是,她长的那么漂亮,在封总面前撒个娇,封总就……”

  见田园的脸色变了,那名律师赶紧道。

  “田律师你消消气,我看那位angel太年轻,接手了之手,到时候一败涂地,她就等着被客户骂吧。”

  “我看她也没那个本事。”

  季紫瞳淡定的端着茶杯走了进去,倒了杯茶便走了出去。

  田园瞪着季紫瞳离开的背影。

  “瞧她一副傲慢的样子,等她输了,我就找封总,将她赶出律所。”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