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墨文学

  乔夕穿着白色婚纱,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,安静等待着。

 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水晶鞋,痴痴笑了。

  “14235,14236……”

  她看着手表,数了一万多秒,可娶她的人,还是没来。

  最后夕阳西下,乔夕失望的垂着脑袋,又是白等的一天。

  陆川哥哥还是没有出现。

  就在乔夕要离开教堂时,一个身穿黑色休闲服的男人找到了她。

  她眼中燃起一抹希望,可很快,瞬间转为失望。

  不是陆川哥哥,是南宇。

  南宇见到穿着白色婚纱的乔夕,那一瞬间,他仿佛看到了坠落人间的小天使。

  单纯而美好。

  是的,单纯。

  在南宇眼中,乔夕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,是个傻子。

  她只是如一张白纸那般纯粹,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不被这世间尘埃所玷污。

  “乔夕,结婚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笨蛋,以为穿上婚纱与水晶鞋,来到教堂,就是结婚么。

  乔夕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问他:“那该是什么样的?”

  南宇点了点她的鼻尖,笑道:“你想成为陆川的新娘,就该宴请宾客,牧师与司仪,都不能少。还有红毯,誓词,交换戒指……总之,不是你现在这样。”

  乔夕听了后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  原来如此,那她现在就回去让陆川哥哥去做这些。

  南宇看到女孩笑了,知道她满心念着的,只有那个男人。

  偏偏那个男人,永远看不到乔夕的美好。

  想到什么,南宇暗下眸色,看着笑靥如花的女孩,他幽幽说道:“乔夕,上次你去医院做复检,检查结果出来了……情况很不好,怀疑是脑癌。”

  脑癌?

  乔夕摸了摸头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南宇哥,脑癌是什么?痛吗?要吃很苦的药吗?”

  南宇看着眼前怕苦怕疼的女孩,眼中闪过一抹痛色。

  三年前,一场车祸,夺走了乔夕母亲的生命,同时也撞伤了乔夕的脑袋,让她变成一个心智只有十岁的孩子。

  如今三年过去,当年车祸在乔夕脑中积压的血块,开始恶化,演变成了恶行肿瘤……

  “乔夕,脑癌会死。”

  死这个字眼,对乔夕并不陌生。

  当年妈妈就是被宣告死亡,永远离开了人世。

  乔夕突然慌了,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找陆川。

  南宇知道女孩对那男人的依赖,没有阻拦,只是告诉她:“回去告诉陆川你的情况,你要早点接受治疗。”

  ……

  陆公馆。

  乔夕脚跟已经被水晶鞋磨破,她身上还穿着婚纱,一步步走回这里,她住了两年的地方。

  三年前,一个叫夏微的恶毒女人开车撞死了妈妈,撞伤了自己,后被爸爸送入监狱。

  当时夏微是陆川哥哥的女朋友,本被判了故意伤人罪,无期徒刑。

  后来陆川哥哥承诺,以后由他来照顾她一生,爸爸就同意和解,改判十年有期徒刑。

  但不到一年的时间,爸爸就生病了,现在住在医院里,身体越来越差。

  而她被接来陆公馆,和陆川哥哥住在一起。

  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她能见到陆川哥哥的机会,少之又少。

  乔夕这么想着,就见不远处熟悉的车子朝陆公馆驶来。

  那是陆川哥哥的车!

  顷刻,乔夕眉目染悦,提着裙子,穿着笨拙的水晶鞋,朝那停下的车子走去。

  只是不等她开口呼唤他的名字,就见车门被打开,陆川抱着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。

  乔夕当场僵住,只因——

 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年撞死妈妈的凶手,夏微!

  虽然自己失了心智,但她记得这个女人,就是化成灰,乔夕都记得!

  这个坏女人不应该在监狱里吗?明明还没有十年,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!

  这一刻,乔夕无法冷静,她忍着脚踝上的疼痛,冲上前拽住那个女人的手臂。

  她跟抓狂的孩子那般,喝道:“你这个凶手!坏女人!”

  夏微低叫一声,脸色苍白到了极点。

  陆川见状,神色沉下,用力推开了眼前撒野的乔夕——

  “够了,别碰她!”

  乔夕不敌那力道,重重跌倒在地。

  掌心擦过地面,那灼烧的疼痛袭来,让她紧紧咬住下唇。

  她抬眸,正对上男人那双深邃不见底的寒瞳,心间一颤。

  “陆川哥哥……”

  乔夕不明白,为什么他要对自己那么凶?

  “陆川哥哥,她杀了我妈妈!”

  一侧的夏微不断摇头,眼泪一滴滴落下,“不是的,那只是意外,我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陆川看着摔倒在地的乔夕,薄唇紧抿,他真是厌恶极了她无理取闹的样子。

  这两年来,他照顾她,只是义务,并不代表他会一直纵容这个傻子!

  陆川俯身将虚弱的夏微抱在怀里,而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乔夕,字字清晰说道——

  “她犯下的错已经偿还,从现在起,夏微不再欠你。”

  话落,陆川抱着夏微进了公馆,他的眼里只有夏微,没有乔夕……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. 确定